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潮的博客

春潮带雨晚来急/野渡无人舟自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八十年代生人,平湖市作家协会会员。高中时代完成了人生的第一篇小说《一座城市的丰碑》爱上文学并非走文学之路,而是走上了诸多年轻人所为的生存之路,于是乎搞起了平面设计,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。参与撰写的群文理论著作《浙江省百村农民文化生活田野调查》荣获全国社会文化最高奖——第十四届“群星奖”。03年获“春笋杯”全国文学艺术优秀奖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随 笔  

2009-01-18 21:21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看了威剑发在博客上月河夜照的明信片,心里又不免勾起了我对月河的一些记忆,数月前,我曾第二次去了月河,那是一个大清早,说来挺有意思的,在去月河的前一天,是在苏州度过的,自小就听过: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这句话,此次去了苏州,果然名不虚传。看到的不仅仅是江南水乡特有的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;白墙、青砖、灰瓦”,我更想说,看到的则是一个庞大的园林艺术,由于第二天下午要开会,如果留宿苏州,那么第二天的会议肯定是来不及了,所以朋友几个就决定半夜起身,说走就走,那时差不多快二十二点了,二十二点,对于一个繁华的大都市来说,还显得很早,路上仍是连绵不断的车辆与行人,为了节省路费,我们只能挤坐公交车,下了车后步行十分钟找到了苏州站,买完票后,结果要二十三点出发,趁着还有一段时间,在车站买了些苏州的特产后,早早地等到了候车室,由于直接到嘉兴的票已售完,我们买的票是要途经昆山,一路上累的要命,没有座位,只得站着,或是干脆坐到了中间的行道上,历经两个半小时的辗转,终于到达嘉兴火车站,那时已是凌晨1点多,除了车站周边有少数人外,再远处便是空无车人,只有我们的脚步声伴随着路面“沙沙”作响,此时,我们已经没有目的,即便是前进,也不知道要去哪儿?都知道,凌晨这个时候,街上大大小小的宾馆、旅馆都是客满,索性关好了门窗,只有微乎其微的灯光从窗缝中透出,倒是“住宿”这两个字亮得不能再亮,在这个时候,我们看到后的感觉只是刺眼,况且这个时候想回平湖已是很困难了,偌大的一条街,好长一段路都没看到一个人影儿,只是在不经易间一辆私家车从身边飞驰而过,再无目的地走下去,已没什么意思,经过商量决定,剩余几个小时就以网吧为“家”,要说网吧,不巧的时候还真不凑巧,找了老半天才算找到,两位朋友各自上网,我是没有那个力气再上了,拼了几个椅子睡了起来,正当迷迷糊糊还在做梦时,朋友过来催我起来了,我问几点,结果已经快七点了,这一觉还真睡得真熟,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还能够睡得那么香,看来真的是在苏州玩累了……一出来,我就建议去月河走走。

月河的早晨是清静的,整条纵横交错的的青石板街,由于刚修复不久,没有住户,只有零星的几家店铺在无精打采着,沿河的长廊足足有几百米长,旁边则是静静流淌的古运河,

据史料记载:大运河开凿于隋炀帝初期(公元605-610年),元世祖时,又开凿了会通河与通惠河,这样就形成了从北京到杭州全长1794公里的京杭大运河。江南运河的开凿比此还要早,大约在春秋晚期也就是公元前5世纪,至今已有2400多年的历史。整个嘉兴的城市格局就是根据运河而展开,构成了江南水乡浓厚的乡土。北片月河古居民小区里,小巷小街迂回曲折,纵横交错,小河,狭弄,旧居民,廊棚在一片不大的区域里,展现了浓厚的水乡古城风貌,倒是别有一番风韵。看着弥漫在运河之上的雾气,顿感月河的一切都是朦胧的,水也朦胧,人也朦胧,所蕴藏的故事也增添了几分朦胧。

月河街区是嘉兴市区中保存最为完整,而且规模最为宏大,同时又最能反映,“鱼米之乡、丝绸之府、水乡泽国”的江南风韵,是嘉兴政府全新打造的历史文化特色街区,重要的是,这里聚集了大量的清末民初风格的建筑群,是由原来的外月河、秀水兜和中基路、坛弄等构成的水乡布局,这些地名的门牌号,就成了我们认识月河的导游,一条条石板小巷,一座座美观石桥,再加一座座宅第院落,透射着水乡古镇昔日的繁华与美丽,当您漫步走向宅院,跨过高高的门槛,再走进时,你就会想起欧阳修的经典诗句: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,向里走四周的布局巧妙绝伦,院落建筑尺度大,空间连接合理,构件制作精美,花窗格式多变,柱础雕刻生动,她会一步步将你吸引,一步步将你容纳,让你近距离地走近她、靠近她,然后再去体验她,此时她的古色古香会慢慢扩散开来,如果你是诗人,随口流出几句诗来,想必也不是件困难的事。抬头看去,也有些宅院显得有些破旧,墙皮剥落严重,墙角布满青苔,但这又无不显示出时光的流逝、岁月的变迁,老宅所经历的风风雨雨,那厅堂之上的匾额,那饱含艺术祥和元素的花格子窗,以及那些雕梁画栋,显示着老宅当年的繁华与气派,我们现在也无从考证,曾经从这里走出的大家闺秀,风流才子,现在又在何处?或许已是年逾古稀,或许早已作古,但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想,展现在我们眼前的,只是一座静静的庭院,只是一幅久远年代的水墨画不是吗?那斑驳的旧影,早已把现代时光的空间悄悄分离了出来,天还是那片天,地还是脚下的那片地,唯一不同的却非是昔日之人,只有石桥边的古树可以作证,墙缝中透出的绿色生命可以作证,脚下所踩着的光滑石板也可以作证。

穿梭在曲折的古弄中,我仿佛有点时空的错觉,似乎每一条弄,都会带你去一个地方,告诉你这里的故事,江西会馆、当铺、酱园这一个个地方似乎一下子把我带到了遥远的年代,想到了商贾云集、店铺林立的繁华古镇。时光可以永远流转,记忆会让一条古街变得如此清晰,站在街口,我们向南看,看到了烙上时代烙印的北丽桥,看到了人声鼎费的华庭街,看到了现代化都市的嘉兴风貌,但我们不忍心离开这里,也许,只有站在这个时空的交汇处,我们才能聆听到古今的对话,现代与古典是那么的交相辉映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